漫畫:吳玉涵
  “我保證不去碰老婆,這輩子只與你一個人。每星期必須與你發生4次關係。”這段肉麻文字並非網絡寫手杜撰,而是浙江衢州市原衢江區直屬機關工作委員會書記周某寫給其情婦的“承諾書”。這樣的承諾書,年過半百的周某一共寫了30多份。此事被捅上網絡後,輿論一片嘩然。    
  “承諾書”是真是假,又怎麼會公之於眾?昨天,記者進行了瞭解。不過,當事男女對此各執一詞。
  □記者 尚淑莉 陸冠均
  女子方某

  我早想結束不正當關係

  他寫承諾書求我別離開

  他還指使人打傷我老公
  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昨天記者聯繫上了女子方某,她就是周某的情婦,與其保持不正當關係多年。
  2006年,由於一起工程招投標事件,方某認識了當時在衢江區紀委工作的周某。兩人在此後便有了更多交往,沒過多久就發展成為了情人關係。當時,方某和周某兩人都已有家室。
  紙包不住火,兩人的“地下情”於2010年被周某的妻子知道了。
  方某告訴記者,當時她就想趁此機會斬斷這段不正常的感情,也就是那個時候,周某開始給她寫“承諾書”,“他就是希望我不要離開他,不光寫承諾書,他還老是給我發短信。”記者瞭解到,“承諾書”超過30份,主要意思就是保證不會因為妻子而冷落方某,其中還有不少露骨的詞句。
  就這樣,方某和周某的情人關係依舊保持。
  方某稱,在兩人交往期間,周某還把她的積蓄借給別人,“他把我的錢借給朋友,後來有些人跑了,錢也拿不回來。”方某對記者說道,“他的那些朋友我又不認識,就只好找他了。”這件事成為兩人矛盾激化的主要原因。
  方某和周某真正翻臉,緣於上個月的一場打架糾紛。此前,方某的丈夫吳某也已知道了兩人的關係。3月7日晚上,吳某與周某兩人通過電話約定到當地一家酒店談談。“那天晚上周某沒來,而是叫他的一個親戚和另一個朋友過來的。”方某表示,當晚自己因為身體原因沒去,也是讓丈夫和其他數名親屬去的,沒想到談話變成了爭執,丈夫還被對方用酒店大堂的煙灰缸砸中了頭部。經鑒定,吳某被打成輕傷。
  此後,方某和吳某多次到周某單位去反映情況,還把事情捅到了網上。
  目前,周某已被處理,但方某認為處理還是太輕,“我老公被打就是他指使的,他不賠醫葯費。另外,他還經常打電話發短信罵一些很難聽的話,恐嚇威脅我,我現在都不敢接電話。”
  官員周某

  她一直利用我幫她辦事

  她用跳樓逼我寫承諾書

  打人的事我事先不知情
  周某是這起“承諾書風波”的另一主要當事人,現年55歲。昨天,記者也聯繫到了他。周某告訴記者,自己在男女關係上的確犯了錯誤,但方某說的多數情況完全與事實真相不符,方某就是在“顛倒是非”。
  記者:真的有“承諾書”存在嗎?聽說是你主動寫給對方的。
  周某:“承諾書”我確實寫過,但不是我自己要寫,而是她逼我寫的。其實我早就想結束這段不正當關係了,是她老糾纏著我,老到我單位來鬧,有幾次還在我面前說要跳樓自殺,逼我給她寫承諾書,不寫就要告我等等。我作為一名黨員幹部,被她這樣威逼已對不起組織,我同意接受黨紀處分。
  記者:你和她確實有借錢這樣的經濟糾紛嗎?
  周某:這個肯定不對,我和她之間根本沒有什麼經濟往來。事實上,和她認識後,是她一直利用我幫她辦這事辦那事,沒有給她辦就沒完沒了。她是衢州一家保險公司的業務員。如果說有什麼經濟問題,也是她讓我買什麼保險,我沒答應。
  記者:3月7日晚上你親戚把人打了,這是怎麼回事?
  周某:我的親戚知道了這件事後,也在和方某他們談。那天晚上是她一個姐姐叫我親戚過去的,我事先不知道這件事。本來說了是單獨去談的,結果到了才發現他們叫了五六個人過來準備打人了,這才和對方動起手來,不小心傷到人的。
  當地紀委:已對周某作出黨紀政紀處分
  昨天,記者瞭解到,衢州市衢江區紀委已對此事進行了調查,認定周某和婚外女子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一事屬實,已對周某作出黨內嚴重警告和行政降級的處分;涉及的打架糾紛,當地公安部門正介入調查。
創作者介紹

Blanchett

uu87uudsx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