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女生根本沒用過扳手,開氧氣瓶只有請男生幫忙。
上解剖課,不少女生看著手術臺上的兔子,嚇得瑟瑟發抖。

學習註射,同學們只能輪流當患者,大家相互打針練手藝。
  今天是護士節,那些白衣天使們是如何練就救死扶傷本領的?9日,本報記者來到泰山護理職業學院,直擊這裡的同學們的學習生活。
  泰山護理職業學院在讀高護專業的學生,年齡最小的才十四五歲,年齡小心理承受能力弱,上解剖課時,有的女生會嚇得臉色發白哇哇哭,有的上過課好些天吃不下飯。學習護理專業的男生女生,遇到並剋服了原先沒想到的很多困難。
  文/片 本報記者 白雪
  解剖課上,女孩噙著淚水聽課
  9日,在泰山護理職業學院的實踐課上,學習護理專業的2012級學生第一次解剖兔子。看著嗷嗷叫的兔子被固定在夾板上,幾個女生忍不住跑出教室待了好長一會兒,直到把兔子麻醉剖開腹部後,她們才開始向教室中間挪動,聽老師講課時,一名嚇得臉發白手直抖的女生,站在一旁一直抿著嘴,眼裡噙著淚。
  在教室後排,一名女生坐著發獃一動不動,她說:“我就是害怕嘛。”無論老師怎麼讓她上前聽講,她都無法鼓足勇氣,始終都背過身去。
  他們都是剛剛接觸解剖的學生,今年即將實習的2012級高護專業學生溫馨說,“她剛開始上課的時候心裡也害怕,但在學校學習了兩年後,心理承受能力增強了很多,當時解剖蟾蜍看心臟跳動時,她連碰都沒敢碰。”
  一位護理專業的女生說,這是她們第一次解剖兔子,兔子是很可愛的動物,她們哭是因為心裡很不忍,看著它掙扎心裡很難受。“但是,必須還得逼著自己去學習這些課程。”
  學習註射,輪到誰就給誰打
  學習註射是護理學專業學生的基本功,為了能儘快掌握方法,他們不能只對“假人”使勁兒,還得需要在老師的指導下,本班學生互相打針。
  2011級護理1班單海無雙說,他們班男生很少,幾乎都是女生,但是打針也顧及不到男女性別,輪到誰就給誰打,大多註射維生素等藥物,不會對身體造成危害。“我的血管粗比較好進針,有的女生血管細不好找,有時會扎疼,練習多的時候一天得挨三針,有的女生剛開始根本不敢給別人打針,得先過了心理關,慢慢地剋服。”一名男生說。
  學生溫馨笑著說,她小時候很怕打針,現在已敢給別人打針了。“我們同學間都是互相打針的,第一次學打小針,一位同學沒有用很大力打別人的屁股,結果緩緩地扎進去,同學被扎得哇哇大叫,本該用棉棒摁住針頭拔出來,結果她一緊張又忘了,直接拔了出來,那同學好幾天都屁股疼。”
  學生李瑞說,在多次練習中,難免會有被別人扎痛了或者把別人扎痛的現象,直到快畢業乃至實習,才能逐漸掌握方法。
  學“不怕羞”,少男少女淡化性別概念
  孫夢森是一位護理專業的男生,他說,剛開始給女同學打“屁股針”的時候也會害羞,但時間長了,對性別區分就不那麼明顯了。
  “畢竟在醫院里,所有的人都是病人,並不能去顧及性別,男護士給女病人插尿管或女護士給男病人插尿管都很正常,這都是我們自己的工作。剛開始我們學習時用的都是假人,但有不同的生理器官。剛開始上婦科方面的課程時,我們男生會躲著假人遠遠的。”孫夢森說,教他們婦科課的就是一位男老師,時間長了,他們逐漸也就消除了對兩性間的避諱。
  溫馨說,在醫院實習時,如果有需要,有時會給男病人在生理器官附近備皮。“剛開始覺得非常不好意思,現在已開始習慣了。我們班只有三個男生,和他們相處都很自在,說句實話,我們現在對男生和女生的概念完全淡化了。”
創作者介紹

Blanchett

uu87uudsx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